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Jackblack

所有分类

浏览历史

© 2005-2019 立春之后南方就进入了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远看近却无的早春时节。新雨沾露暖阳回升,杨柳长条,倚岸绿堤一片鸢飞草长之势,一派烟雨朦胧之貌呈现在世人眼前。而北国的早春,寒意稍浓,远山素服白衣近雪消融可期,残冬依旧恋恋不舍的地盘桓着,微露彷徨去意,踟蹰不前。而早春却急不可待的推进着,一点点的温柔的覆盖着寒意,释放着这个时节特有的温暖、明媚和希冀。万物流露出对早春的渴望以及对残冬的疏远。偶尔的一场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春雪景象也被第二天艳阳的热情所融化。早春悄然孕育在柳条的芽蕾中,绿色的嫩芽像母体中的胎儿,紧凑而又舒坦的蜷缩着,汲取着养分只等待温度回升阳光温暖就立刻挣脱束缚,钻出绿意舒展开嫩绿的幼叶。早春羞答答的躲藏在树木枝桠的外衣中,静静的轻轻的层染着那一袭褐色的冬衣。不待大地绿意冒头,就先露出回春之意。栉风沐雨的领略着乍暖还寒的善变。其实早春还伴随着新雨陈雪滋润着大地。如果说陈雪是冬日的留恋,那么冰雨就是春天的渴望。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